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语智慧 > 正文

净空老教授:道场一定要做到自给自足,让它有经济来源

布施,当地慈善事业、社会大众的事业,我们尽心尽力帮助,我们自己有困难的时候,我们自己的工程建筑延后,把钱拿出来先给他们用。长时期的照顾,这个小城只有一个政府建的医院,我们每个月送一万块钱澳币做医药费,病人有家境比较清寒一点的,我们这个钱帮助他买医药。另外还有一个临终关怀中心,基督教办的,经费也很困难,办得很不错,没有宗教歧视,人在临终关怀,他们真正付出了爱心,我去看过,我们也是每个月给他一万块钱。这两个都是叫做无畏布施,布施医药的,一年二十四万。临时的也有,我们统统帮助,非常大方,宗教有困难,我们也帮助。市长有一天来找我,当地小孩有吸毒,年轻人吸毒,建立一个戒毒中心,戒毒中心盖这个工程,缺少三十万,来找我。我马上送他三十万,让他戒毒中心盖好,这是属于我们地方慈善事业。每个宗教有困难统统帮忙,我们这个单位在那边是大富长者。钱从哪裡来?愈施愈多。 

最近这个三、四年,我就想起后备编制,银行存的这些钱,到最后都变成没用处了,所以我就改变方针,买土地。我们买了大概有一千五百亩,英亩,合中国一万多亩。一个英亩是六个中国亩,那一千亩就是六千亩,五百亩就是三千亩,我们现在有土地将近合中国一万亩的土地。这个土地农耕,耕种我们自己不会,我们雇农人,请农人给我们耕种,我们给他算工资,一天多少钱,每天发工资。他们做得很认真,外国人确实,他没有偷工减料,很认真。我们收成,除了自己吃之外,我们还帮助别的宗教,都送给他们。在市场再拿去卖,卖的钱除付工资之外还有赚的。这个方法好,让道场经济能自给自足,不靠信徒供养,心就安了,心安道隆。所以我们做生产事业,这在什麽?乡下可以做得到,有大面积可以买。 

城市裡面,我们就想到要建什麽?像招待所、像旅馆,这个也是营利的,有收入,这收入可以做道场的道粮。不要存钱。你办法会,叫信徒不要住旅馆,住自己的招待所,一样收钱,收的比别人少,还是供养自己的常住。必须让道场有方法自给自足。所以我们办学校,办大学,也要搞一个活动中心,旅馆,用旅馆的方式建活动中心,这个裡头收入将来就是学校的一部分的费用,补贴它,让它有经济来源,这个很重要。不要依靠信徒奉献,这是很麻烦,心都不安,天天想著信徒,不能得罪他,要好好巴结好,这个很操心。一定要做到自给自足。 

二零一二淨土大经科注  (第五0九集)  2013/11/17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前面两条,无损害、无逼恼,就是儒家所讲的格物。现在有很多人把格物的意思讲错了,格物不是研究,不能解释错误。司马光就讲得很清楚,格是什麽?格是格斗,物是欲望,物欲;也就是说我们要跟物欲做一次斗争,要战胜物欲,这叫格物。战胜物欲,你就不会被物欲诱惑。现在的人很可怜,都是物欲的俘虏,都跳不过它的手掌。物欲带给你是什麽?贪瞋痴慢;克服了物欲,你就清凉自在。所以这不是好东西。古今中外真正修道的人,对物欲非常淡薄。古时候修行人都住在山上,有一点点小块的地,自己种植一点,他生活就够了。中国古人,古书裡头记载,五亩之地就可以养一家生活,养他的父母子女。佛教传到中国,百丈大师提倡自给自足,「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」。寺院裡头提倡农耕,施主对寺庙不是以金钱布施为主,是以恆产山林土地捐赠给寺庙。所以寺庙的经济来源,多半寺庙田地多了,租给农夫去耕种,向农夫收租,这是寺庙经济的来源。所以他不靠信徒,他不化缘、不募捐,心就是定的,不攀缘了。 

现在寺庙没有财产,那得靠你自己想办法。方法是有,恢复丛林,回归教育。寺庙是个学校,裡面一样开课程,你来读书可以收学费,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得改变。现在交通便捷,一个好的学校,佛教有它的优点,每个宗派都有非常重要的典籍,做为一门深入专攻。像中国在过去,《华严》,五台山第一,想学《华严》都到五台山去;想学《法华》都到天台去,浙江天台去了;学法相唯识,到长安去,大慈恩寺。就像办学校,你这个学校有一个科目是世界之冠,大家嚮往,大家来学习,那就有很大的号召力。淨土宗是庐山,江西庐山东林念佛堂慧远大师兴起来的。宗教必须回归到社会教育,对社会会起很大作用。这个裡头有专门的学术,是一般学校学不到的。大学不可能用这个东西教学,即使用佛法裡的教材,但方法不一样,不是一门深入、长时薰修你就没有办法达到尖峰。佛门可以做到,我这一门功课可以学十年,锲而不捨,达到登峰造极。佛教登峰造极就是大彻大悟!一门,守住这个规矩不变,这就是持戒;深入之后一定会得三昧,就是得定,因定开慧,大彻大悟。一般学校不是用这个方法,他们的定慧没有,所以他所学习的二年、四年,研究所两年,大学四年。那都是学的一些知识,不能深入,收不到佛经裡面所讲的那个标准的效果。所以知足常乐,知足比什么都重要。

淨土大经科注  (第六十一集)  2011/11/25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我在过去,没有道场,所以流动性就很大。澳洲的道场是为这些悟字辈的年轻法师,给他们建的。那个时候我们离开台湾,大家没有归宿,我这麽多年的讲经,还有一些人拥护,有一点供养,就在那边建了道场,那个地方土地、房屋便宜。在新加坡就做不成,新加坡一层楼都买不到。所以我们到澳洲买这个教堂,教堂好像是五十六万,很便宜,那一片。以后慢慢扩充,一直到现在,大概没有超过五百万,澳洲钱没超过五百万。现在拥有多少土地?英亩算大概超过三千英亩,三六一十八,合中国将近两万亩。澳洲土地是最便宜。买这麽多土地干什麽?这是我劝他们买的,种地,希望将来我们可以地生产自给自足,粮食没有问题,蔬菜没有问题,水果没有问题。我们自己种,大面积来种,请农夫来种。收成很多,自己决定吃不完,可以卖,卖的那些钱给农民,给他报酬,我们请他来种田一天多少钱,给工资。去年我在的时候,第一批我看到收成小米一万三千公斤,这头一批收的,我看到的。我们种这个东西好,没有化肥、没有农药,而且都是听阿弥陀佛佛号,田裡头我们都用小的念佛机,农作物听佛号长成的,所以收成好。因为现在外国发明的这些基因的转变,让很多农作物我们都不敢吃,有化肥、有农药,还有基因转变。我们还回到我们的老办法,老祖宗教给我们人工来培植,让我们有个健康的饮食,有个健康的环境,大家好好修学。

淨土大经科注  (第一四五集)  2012/1/18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学会用意念解决问题,如果身心健康,老而不衰,这是大概与人交往第一个受注目的焦点,为什么?他羡慕你,你为什么不老?你为什么不生病?这大家都想要的,你就可以教他一招了。把念佛这个道理,把集中意念这个道理,「制心一处,无事不办」、「一切法从心想生」,这个讲给他听。这跟你讲道理,你去想想。我们不谈佛法,什么叫佛不告诉你,那个太高了,那是祕密,你还差远了,慢慢来,先把你迫切需要的告诉你。告诉他要素食,很重要,现在这些动物不能吃,不像从前。为什么?从前动物生活在乾淨的土地上,牠很健康,牠不带病毒。现在的动物,地球被染污了,水被染污了,水土被染污了,所以不但是动物带有病毒,植物都带有病毒,不健康,千万不能够吃动物。连鱼都不能吃,海水、江河统统受了染污,这都是科学带来的恩惠。逼著我们自己要自己耕种,吃得才放心,没法子! 

所以,我们在澳洲真的自己耕种,买了土地,合中国大概有一万亩。我们自己不会耕种,找农夫,不用化肥、不用农药,你给我种,用原始的方法给我耕种。我们付他的工资,他做一天多少钱,给钱给他。划得来,收成之后我们多馀的可以卖,卖了付他们钱还有多馀的。去年我们收成小米,收了一万三千公斤,我们吃不了那么多,在市场卖。我们东西人家喜欢,有机的,没有化肥、没有农药。今年我们计画种的东西很多,我们种马铃薯、种玉米,再实验种稻米、种小麦,种粮食。蔬菜,我们开闢大菜园,蔬菜太多了吃不完,可以送到超级市场去卖,有机蔬菜。自给自足,首先自己吃得心安!

淨土大经科注  (第一五五集)  2012/1/23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去年开始,我们正式搞农耕。为什麽?怕的是粮食危机。还有现在这些粮食,裡面都有化学东西在裡头,没有安全感,吃的东西没有安全感。所以我们自己种菜,种菜已经十年了,我到那个地方就开始种菜。现在我们种粮食,我们自己不会种,买了农地请农夫种,给工资,一天多少钱,给工资,很合算。收成卖掉之后,我们留下来自己吃的,吃不完那就卖,卖掉之后,付这些工资,钱还有多馀的,这个多好!去年我在那裡,头一届收成,三月间,种小米,收了一万三千公斤,很可观。我们哪裡要那麽多?大部分就卖掉。所以,将来我们这个道场可以自给自足,这就是生产。换句话说,我们的经济来源不依靠信徒,我们依靠这些收成。道场只要经济稳定了,大家心就可以在道,身安则道隆,我们经济有一定的来源。这个在现在跟往后,道场应该要用这个方法,还是拥有农地是最安全的,其他的不安全,农地最安全。这就是十方的供养我们买土地,这个土地就是十方供养我们的道粮。我们不要把钱放在银行裡面,我们有土地,我们有耕种。都想搞一个例子让大家看看,这个方法好,大家都可以模仿。靠别人捐助、维护不安全,为什麽?收入不稳定。这个方法安全。 

中国古时候寺院丛林都有土地,有农地,有山地。农地有农民耕种,收租,就是生产的东西来分。我们今天在澳洲这个方法很好,你到我这裡来做工,我给工钱给你,做一天多少钱,我给工钱给你。收成的东西全部是常住的,不是给农民分的,是常住的。常住除了自己留了自己需要吃的之外,在市场裡面去卖,市场非常欢迎,因为我们没有化肥、没有农药,真正是有机的产品,所以它特别喜欢。这是什麽?让道场,现在说宗教,道场有经济来源,不靠外面捐助,没有什麽来烧香的香火,没有,一概没有。常住裡有公益事业,来印经的、做奖学金的、做教育的,有几个项目。你捐助,你捐哪个,我们都把你用在这上面;没有指定的,这个供养我们把它攒积起来就买土地。所以我们都是希望,能够三、五年之后有个样子出来。让人家看到了,佛法真好,佛法落实在生活,它真管用。

淨土大经科注  (第二二三集)  2012/3/2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现在我们这个布施有本钱,我们自己有个农场。所以我现在提倡,道场经济来源要自给自足,不能依靠信徒,依靠信徒你没有安全感。澳洲土地便宜,我把钱统统买土地,现在我们拥有土地合中国有一万多亩。农耕,我们自己出家人不会农耕,我请农民来耕种,我给工资给他。一天八个小时,一天多少钱,每天给他,所以很多农夫愿意到我们这来耕种。我们告诉他,不用化肥,不用农药。耕种的面积很大,收成那全是我们自己的,因为农民已经发工资给他。我们吃不完,吃不完到市场去卖。市场听说我们这东西,大家特别喜欢,知道我们什麽?我们有慈悲心、有善心,我们不用农药、不用化肥,他有安全感,很快就卖掉。去年头一次收成小米,一万三千公斤,卖掉,收回来这些钱,除了给那个农民之外,还有赚的,这给我们带来了好大的信心。所以今年我们种稻米,种水稻,我们要种小麦、种玉米、种花生、种马铃薯,这可以当作主食用的。我们的大菜园,就在我住的地方。大菜园可以供给一千人,自给自足,我们的生活就安定了。古人所谓的是「身安则道隆」,我们身心安定,生活没有问题、没有顾虑,不靠信徒供养,自给自足,安心办道。 

中国过去寺院庵堂是这个方法,这就是僧伽经济的来源。那个时候靠自己耕种,也有租给农民耕种,分,跟农民分收成。像稻米,农民自己百分之六十,农民自己就养家,百分之四十供养寺庙,以前那是这样的分法。我们现在在外国,给工钱,当作你在我这做工,我每天给工钱给你,这个方法好。那收成全部是道场的,他们没分的,他们拿工钱。这个方法我们带头,希望将来每个寺庙都能这样做法。这大家都心安,心安了心就平,心平气就和,就能够和睦相处、能够互助合作。你有缺乏的,我有多的可以供养你,特别是农产品,我们肯定有很多很多。帮助农民,帮助当地的居民,帮助所有的宗教,这好事情。我们这个淨宗学院在图文巴将来会成为最富有的一个道场。可是为富不仁就会遭灾难。富有什麽?要照顾群众,要照顾大家,大家都会照顾我们。我们不照顾大家,大家不会照顾我们。我们有利益的时候都分给大家,大家希望我们愈富愈好,为什麽?他沾光,都得利益!真的有粮食危机的时候,我们的产品会分送给我们这些邻居,分送给各个不同的宗教,我们就会平平安安度过这个粮食危机。那我们耕种,大家都欢喜,都来帮助。我们的收成,大家同享,不是我们独佔,大众同享,人人有分。所以这是义。

淨土大经科注  (第二三八集)  2012/3/11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所以既出家了,「乞求自活」,生活来源是托钵,这在印度行,在现在南传佛教裡头依然如是。我们到泰国去看,这次我访问斯里兰卡,也是托钵,还保持著古时那个样子。因为他不从事于经营,没有从事生产,生活必须仰赖别人供养。这个事情在古老的中国,佛教传到中国来亦如是。但是那个时候是皇家帝王派特使请过来的,皇帝对出家人就跟对待老师一样,学生怎麽可以让老师出去托钵?这在中国是决定行不通的,那你是大不孝、大不敬。所以在中国就接受,在寺院、庵堂裡面接受供养,帝王大臣、长者居士他们来供养。所以到后来就,这每天临时供养太麻烦,于是就想了个方法,这个方法被僧团採取了,供养田地,供养山林。田地租给农民去耕种,跟农民分粮食,这样子寺院裡就有固定的收入,不依靠临时供养,他的生活很稳定。古人所谓「身安则道隆」,我们生活安定,不依靠别人,心定了,修道就容易,为生活不操心。山林裡面可以种树,可以种水果,都是属于生产的。所以古时候长者居士捐助给寺庙是捐助这些,不捐助现金。所以每个寺庙都有田地,有恆产。这个制度到民国没有了,清朝时候有。 

这个方法好,不是不好。所以我在澳洲,我们澳洲有个淨宗学院,我就想到如何经济要自给自足,经济要独立,不能依靠别人。所以我们就把十方供养的钱买土地,买了很大土地,合中国差不多有一万亩,种粮食。种粮食我们自己不会种,我们请农民给我们种。给工资,一天八个小时,我给你一天多少钱,你给我做多少工作日,我给你钱。欢喜!依照我们的方法,没有农药,没有化肥,我们做堆肥,教他做,他都会做。我们的农地都用念佛机播放阿弥陀佛圣号,所以到我们那都听到念阿弥陀佛。农作物长得非常好,农民,帮我们耕种的农民很惊讶。收成,除了我们自己留下来用的道粮之外,剩得很多。我们到市场去卖,卖掉的钱,除付掉农耕的费用,就是工资,还剩很多,有赚的,所以我们很富裕。我们做成功了,我就告诉其他的宗教,他们比我们苦,我们在图文巴宗教裡是最富有的一家,他们有困难,我们都帮助他。我们这个搞成功了,请他来参观,希望每个宗教都有自己的耕地,有自己的生产,这是一桩好事情。如果都资金不够,可以几个宗教联合起来搞一个农场。所以我们有菜园,我们有农场。我们的菜园,通常办活动可以供养一千多人,规模很大。这些这是现代化,跟世尊那个时候不一样。 

二零一二淨土大经科注  (第五十六集)  2012/12/7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