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语智慧 > 正文

净空老教授:打麻将,这个损失太大!

问:第一个是有些人因学佛不能打麻将或吃肉,因而不敢学佛,弟子觉得不能因此障碍他们的慧命,所以就说:玩时能有清净心,一句佛号在心里便可,或说佛没什么戒律,只是行为规范,把做人、成佛的道理都教给你,一切都是自己决定,佛不强求。请法师开示弟子这种宣传的利弊?

答:利少弊多。你查遍《大藏经》,佛有没有这样教你?凡夫不依规矩不成方圆,一定要遵守规矩,不要自己有什么发明,有什么创造。给诸位说,释迦牟尼佛一生没有创造、没有发明。清凉大师在《华严经疏钞》里面,这经题的部分,他老人家说到,释迦牟尼佛一生说法不是自己的,是「述而不作」。他所讲的是古佛所说的,没有一句话是自己说的。中国孔老夫子也是如此,一生没有发明、没有创作,所说的、所学的、所修的、所教的,全是过去古代圣人传下来。现在社会这个思想不一样,要有创造,要有发明。所以这是一种误导,我们要知道,一定遵守规矩就好。

劝导这些人的方法很多,不一定要用这个方法。喜欢打麻将,喜欢吃肉的,把那个「为什么不能吃牠」送给他看,让他自己去悟去打麻将,人生的光阴很有限,大好光阴消磨在麻将桌上,这个损失太大!还有人跟我说,年老的人打麻将,他的头脑比较灵活一点,不至于得痴呆症,我说:对,你这个话说得很正确,不得痴呆症,他也开不了智慧;如果教他天天念经,不但不得痴呆症,还开智慧!不是更好吗?有更好的可以代替!

摘录自:学佛答问(答香港参学同修之四十四)(共一集)2006/8/11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古籍虽然印出来,几个人能读?如果没有人能读,这些东西摆在那里跟废纸没有两样,要紧的是怎麼样使大家都能够去读。《四库》实在讲分量是太大了,我在台北请简丰文居士到商务印书馆给我买了一套,现在这套书放在达拉斯。简居士就问他们商务的总经理,要买这部大书,他们总经理出来接见。就问他这个书一个人要多少时间才能看完?那个总经理说,假使他一出生就会看,算他寿命长,活到一百二十岁,还看不完。这是真的,一点也不假。於是我这几年就想到,如何能把《四库》裡面好的句子,我们把一部书撇开,裡面重要的教训一句一句把它摘录出来,像格言一样。一本书裡头摘个一、两句,一部《四库全书》整个的把它摘录下来,在我想大概我们这一本差不多,这一本书就是《四库》里面的精华。这样子流通就太方便了,人人都有机会读到。然后再把它翻成外国文,流通到全世界,使其他国家民族也能够见到中国固有的文化道统。 

今天社会需要的是什麼?我们都知道,需要伦理、需要道德,需要谅解、需要和平共存。我们就本着这个目标,在古籍里头采取这些教训,摘录这些句子,对自己来讲非常有受用,对于整个人类来讲是个很大的贡献,这是好事。特别是年岁大了没有事情,在家里看书摘录这个句子,为一切眾生造福,为弘扬固有文化尽一分心力,他的生活就非常充实、非常快乐。不至于晚年没有事情做,活得感觉到无聊,天天去打麻将,麻将害人,一天在板凳上坐几个钟点,坐上几年,他手脚都不灵活了。这个非常有意义,真的做利他的工作。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做的,每个人都应该做的。中国古人常说开卷有益,不管是什么书展开来都有利益。有利益於这个社会、有利益於今天这个世界的,我们统统可以摘录,然后把它会集起来,编成小册子来流通,这个非常有意义。不至於叫这些古籍都放在书架上,真正得到好处、得到利益的人找不到一个,那就太可惜了。所以必须为大眾来做这个工作。

——摘录自《佛說阿彌陀經要解》(第二十二集)1993/6 美國加州迪安薩大學佛說阿彌陀經要解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